择偶故事:有些爱情被房子困住 有些选择租房

据《劳动报》报道,“等我股票回本了,就跟你离婚。”他淡淡地说。听完后,她心里暖暖的,她想,这大概是最海枯石烂的承诺。

“等房价跌了,我就买房和你结婚。”他暖暖地说。听完后,她心里凉凉的,她想,这大概是最婉转的分手暗示了。

最近网上流传一些很火的段子,将年轻人对高房价的绝望,勾画得淋漓尽致。

在不少上海丈母娘眼里,未婚男人只有两种,有房和无房。

很多女生也和我说过她们的择偶要求,其中有一项重叠度很高———有房有车。没有房子,上海女孩不愿嫁。但总不嫁也不行,一部分女孩就选择了外嫁,当洋媳妇,或索性不婚,单身熟女多了起来,就成为一种社会现象。

一位美国研究社会学的朋友不理解,问为什么上海女孩愿意嫁给房子?为什么不可以租房?为什么为了自己结婚逼父母租房?

她们其实也很迷惘,当爱情被房子绑架,婚姻的路又在何方?

打算都市大逃亡

陈先生,男,1990年生,银行职员,年薪40万,祖籍陕西,新上海人,无房。

26岁的陈先生来自陕西,父亲是处级干部,大学读的少年班,18岁毕业后进入当地一家国企,后被人才引进入沪,如今在陆家嘴一家外资银行工作,年薪40万。

他说,我准备“都市大逃亡”了。“上海这一年来房价涨得太快,外环周浦新房都要卖到5万每平方米了,算90平方米的两房,也要近500万了,市区看得中的房子都是七八百万的,如果贷款400万,还30年,一个月要还2万!看不到希望的话,我可能会选择离开。”

他中秋回了趟老家,父母安排几个姑娘和他相亲,觉得有一个还不错。他打算找个老乡或江浙一带的姑娘谈朋友,再伺机安家落户。

陈先生说,自己混得也不算差,赤手空拳打拼到现在,很不容易。如果像我这样的新上海人,都觉得买不起房,要考虑逃离上海,可见房价有多疯狂。

他并不觉得上海姑娘势力,只感叹自己生不逢时,“特别是像我这样的90后,走入社会,遇到房价高不可攀,存不下钱,老婆就是个奢侈品。如果早五六年出生,靠个人能力可能还拼得起一套婚房。”

“接触下来,不少上海女人(或者丈母娘)看重的不是那些虚头虚脑的东西,而是实力:你的实力,或者你家的实力,其他都是浮云。我遇到过一个家境还不错的姑娘,前两年,父母就给她买了套房,她愿意卖了和我共同买房,可惜比我大5岁,我接受不了姐弟恋。”陈先生原打算在上海先赚够钱,再回到二三线城市买房,但是这两个月,那里的房价也在轮番补涨,他已经没有方向。

高房价留人难,据说深圳为了留住人才,将成立一个1000亿元资本金的人才安居公司,争取以市场承租价的一半为人才提供住房,并在“十三五”期间,新筹建不少于30万套的人才住房。

安居才能乐业,如果“家”有了着落,像陈先生这样的精英对上海才有归属感吧。

看到扎根上海的希望

谢先生,男,1989年生,陆家嘴某科技公司软件工程师,年薪100万,同济大学毕业,祖籍甘肃,无房。

和陈先生孤身奋战在上海的相亲市场不同,谢先生幸运地遇到了一家有人情味的公司,这家位于陆家嘴的高科技公司,有个很有眼光的老总,他为了稳定队伍,向梅园婚介购买了相亲服务,年卡6000块,可以提供12人次左右的相亲服务,还附赠2-3次的交友活动。

谢先生原以为上海姑娘眼光高,不要凤凰男,可相了几次亲发现,并非如此。在梅园认识了两个姑娘后,最近他和一个上海姑娘好上了,对方1992年出生,华师大在读硕士,父母双职工,家境一般。“她不嫌弃我是穷地方出生,没房也没关系,愿意和我一起买房。”谢先生最近看中了一套房,首付200万,他打算扎根上海,娶个上海姑娘,安居乐业。

梅园婚介的“小红梅”楼老师说,现在不少上海家庭还是蛮通情达理的,特别是姑娘家本来条件就好,有的还是海归,名下两三套房,自己又赚得动,如果一旦爱上了你,丈母娘觉得你能力强,人品好,即使没房,也会撑一把的,贫家男娶富家女的故事,也有不少。

楼老师发现,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关心职员的幸福,特别是像BAT这类互联网+的新兴创业公司,人才是最大的财富,如果技术骨干频繁跳槽,对企业的发展可能造成致命的打击。“安居才能乐业,这些企业的老总无疑拥有大智慧。为了让员工能安心事业,心无旁骛,他们开始寻觅专业的婚介公司,解决员工的婚姻大事。像谢先生这样的IT精英,虽然无房,但有能力购房,在婚恋市场其实是很吃香的。”

不愿嫁给房子所以租房

金小姐,1987年生,结婚2年,租房,孩子1岁,公司财务。

金小姐在上海姑娘里,算是个异类。她父母有两三套老公房,丈夫是日本留学回来的,川沙有套复式房,两人都在人民广场上班,至今租房住,孩子也1岁多了。

她说,老公家住川沙,住过去,每天上下班不方便。当初也没想过要自己的父母卖掉两套房子,给自己首付婚房。考虑到上班近,就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周末回娘家或婆家吃饭,这一租就是两年。

“现在房价太高,凭自己的能力连首付都困难,索性就租下去了。”她和丈夫商量过,首付3成,也要200多万,每月还要还一两万房贷,生活质量肯定下降,一辈子为银行打工,不值得。他们都是独生子女,房子总归有的,一辈子太短,何必活得这么累呢。

她觉得,小夫妻租房可能也会慢慢被人接受,成为另一种主流。

调查

上海适婚男

婚房解决方案

上海适婚男到底有多少人有独立婚房?他们又是如何解决房子问题的?

笔者调查发现,本地人都有宅基地,结婚了大多和父母住一起。也有些人家早早为子女买了商品房。没买的在等拆迁,不管怎么说房子肯定有的住。

普通上海家庭,至少是有一套房子的,但是要讲究地段、面积、房龄、学区、环境、是否全款,那就没底了。有的家长在前几年房价不高的时候,未雨绸缪,为孩子备好一套婚房。如果只有1套房自住,要么等着女方有房入赘,要么希望和女方凑一起买一套。不过就现在的房价,就算凑,也一般要买在外环外,还要贷不少款。买不起商品房又不符合经适房条件的,就悲催了。

新上海人,前几年来上海打拼的,一般有房的也都有了,没房的就看家底厚不厚。按照目前的购房新政,单身的外地人连买房的资格都没有。他们急切希望找个上海姑娘先把结婚pass开了,才好解决房票。

在沪上某著名论坛上,有网友发起“上海到底有多少适婚男性无法提供独立婚房?”的话题时,大家以身边的实例,提供了各种“独立婚房”的解决方案,大致归为几类:1、父母出去租房住,仅有的1套房子留给孩子做婚房;2、自住房卖了,拆成两套,买到更远更小的地方;3、父母让出房子,跟自己的祖辈比如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挤一起。

有网友说,亲戚把一套内环内带学区的老公房卖掉,全款买了套外环外的一房“老破小”,剩下的钱付儿子婚房的首付+办婚礼。“现在有多少媳妇肯和公婆同住,而且还是老破小?不愿意么只能一拆二,父母住外环外‘老破小’,子女住新房,这样看来也不错了,起码有2套房了,还有钱办婚礼。”

有网友说,他叔叔把自己的房子卖了,加上手里的钱,给儿子买了一套婚房,自己住到丈母娘家了。

有80后网友称,好几个高中时代男同学月赚2万元,因为一直等动迁,所以耽搁了买房,现在都没自信找上海小姑娘了。还有一个网友一直等家里动迁,等了十年没买房,现在退休父母满上海跑,为儿子找房子。最近他终于结婚了,找了一个愿意共同付首付的人家,婚房买在外环附近。

有个男生,月薪5000元,错过了买房的最佳时机,谈过好几个朋友都因为没房崩了,今年总算结婚了,找了个有房的本地女人,婚后住进女方家。另一个男生,一个月赚两三万,但是没房子,最后女友申请了经济适用房,一起付了一个首付,问银行贷了不少钱。

也有女方提供的是静安区房子,男方提供的是市中心“老破小”,最后选了女方的房子做婚房。

还有一些,是因为无房而被迫剩下的。81年的秦先生,和母亲住一套75平方米的老公房,有几十万积蓄,但已经买不起房子了,至今单着。

有业内分析说,如果社会还是坚持所谓男性天经地义就要负起买房养家的大任,上海的男人都会退化成阴柔的男性。因为他们必须算计每一分钱,还要在大学毕业后找到每月几万块的工作,然后不吃不喝积攒数百万元首付款。不幸的是,等他们几年后好不容易凑齐了,首付又涨了几百万。

(东方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房产资讯 侃房哥 老姜推荐 置业参谋 买房记 户型品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