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 把青春钉在门牌号上

买房 把青春钉在门牌号上

不买房,是我年轻的信条。我24岁的十年前,房价3000元/平米,我感觉买房压力挺大的,尽管当时月薪8000元了。

这份房价收入比,说压力大略显矫情。但是对于工作不久的我,每月打车要1000元,房租通信1000元,吃喝拉撒2000元,购置潮流类月均1000元,剩下的钱,要学习、社交。基本所剩无几。

如果每月省2000元,当年可以在城市花园按揭一套不错的房子,实在是居家恋爱投资升值的选择。当年刻意不买的主要原因,是年轻的心,不想压力那么大。背负几十万的贷款,恋爱不轻松,工作不轻松,不能随时去南下北漂。

投资房子,还是投资自己,我当年的选择,是后者。每月的计划依旧,在2003年,每月把8000元花光。用钱来养房子,不如用钱来养自己的见识和经历。

以上是我的经历,请勿模仿。以房取人,在任何时代,都是男人的压力。感谢那时候的女友,她没有因为我没房子,而扑灭我们的爱火。不过到最后,我还是没有顶住压力,所幸自己的价值成长,快过房子的升值。28岁时,我买了人生第一套房子,全款。

如果可能,我依然会选择不买房,不将人生固定在某一个门牌坐标上。妥协的原因,在于岁月见长后,才发现人所以为人,不是自己,而是旁人。以我的理想,我只愿意把所有光华都在工作中闪耀,不买房不结婚不社交。我可以不在乎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的眼光。但是,我不能辜负妈妈的眼光,朋友的眼光。我能把握自己,但是不能控制爹妈朋友,被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同化。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社会观念攻不破你,但是可以打败你妈。据说不买房的人,都不好意思参加同学会。

不管身在什么时代,时代的流行价值,裹挟着当时每个人的青春主题。伤痕派小说家不停地描写“上山下乡”对青春的伤害,但大量的记录又显示,那曾是进步青年的流行标准。现在的小情人之间姑且可以两肩轻地谈着恋爱,但你妈和她妈的眼睛,却是盯着车、房所代表的现实理性,也别急着怪丈母娘,翻开她们当年青春的相册,不难找到手提录音机,穿着健美裤、烫着大波浪头的流行。在上世纪80年代,健美裤以紧身的弹性勾勒出青春的美丽,尽管你丈母娘长的是麻杆罗圈腿,健美裤非但不美,反而是献丑。但因为当时的流行标准,她依然买了,而且大胆地穿了,还拍了照片。

我的意思是,时代流行是时代流行,但在任何时代,自己的幸福只在自己手上。像我,在工作将近10年才买第一套房子,那十年里,曾经有人以车房来讽刺我一无所有,但最终以10年自己的价值增幅大于房价增幅,既满足了自己,也堵住了人言可畏的嘴。

与之相反的例子,是当年有朋友迫不及待地买了房,他妈的以及她妈的嘴都堵上了。但是小两口被房贷钉在了门牌号上,不敢有风险所以不敢要机会。在28岁那一年,我看到了他们一辈子的全部可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房产资讯 侃房哥 老姜推荐 置业参谋 买房记 户型品鉴 >>更多
[责任编辑:devilj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