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房产福州站 > 全国新闻 > 正文

周德文:房地产泡沫已开始破裂 引大家共识

2013年07月16日18:08凤凰卫视我要评论(0)
字号:T|T

  凤凰卫视7月13日《一虎一席谈》,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银行流动性告急,股市持续下挫,继美国次贷危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之后,关于第三波世界经济危机会否始于中国的猜想甚嚣尘上。6月份银行间市场资金持续吃紧,6月20号银行间市场隔夜拆借利率达13.4%的历史高点,以至于银行闹“钱荒”,成为舆论关注焦点,并由此引发股市大震荡。高层表态称不会因为经济的下滑而扩大货币供给,也不会因为前段时间货币投放太多而收紧。

  最新经济数据显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巨大,6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2.7%,创四个月来新高,而中国制造业PMI为50.1%,为四个月来新低,抵达荣枯临界线。中国经济是否已面临危局,经济刺激政策是否渐行渐远,“钱荒”会不会引发新一轮金融危机。经济放缓、金融风险、货币政策《一虎一席谈》PK中国经济是否再次面临硬着陆风险。

  胡一虎:欢迎回到《一虎一席谈》的现场,接下来两位嘉宾在我左手边,首先您会看到的就是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的会长周德文先生,欢迎德文兄来到现场。另外要跟他挑战PK的是有国际背景,经济学人集团驻中国首席代表许思涛,欢迎思涛兄来到现场。不过首先我不问两位,我要先问燕生,刚刚就在广告时间,我给你打断了,因为我们非常关心是现在你说实体经济很重要,但是实体经济会发现我钱都不在这里,钱到跑到哪里,“钱荒”啊,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燕生兄,是不是真的,前阵子“钱荒”很严重。

  张燕生:首先来讲中国不缺钱,全球不缺钱,但是美、日、欧实体经济缺钱,中国实体经济缺钱,因此这里头就必须要解决,金融如何为实体经济服务。

  胡一虎:对,你看大家知道温州的中小企业,温州的中小企业当中,现在在过去这一拨当中,它们会,经常会向你说,借不到钱,到底问题有多严重?

  周德文:我认为非常严重,现在不仅银行“钱荒”,我认为银行“钱荒”是客观存在的,银行的钱为什么出现“钱荒”,银行的钱借出来现在很多收不回来,银行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危机,银行现在拼命压缩规模,借贷、抽贷、压贷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所以这企业要从金融机构取得贷款是越来越困难。

  杨少锋:现在我举个例子,就在前不久我们一家商业银行,中小型的商业银行的一个副行长刚好到我办公室喝茶,他就跟我说他说当时在这个六月底的时候,如果不是中国工商银行拆借他五十个亿的这个现金,他这家整个这商业银行它资金链就断了,而且呢我想向老师应该很清楚,到这个六月末的时候,实际上我们中国这么多商业银行,只剩下工行跟他们农行是拆出行,别的所有的银行全是拆入行。

  管清友:还有一家银行,而且在这个“钱荒”的过程当中,最受伤的还是中小型的商业银行,四大行毫发无损。

  胡一虎:你们三个都说其实不会影响那些,没有问题。

  张燕生:根本的问题在于实体经济的

  向松祚:我们在谈经济的时候,我们讲常识,常识问题,你要注意逻辑上不能矛盾,我们中国经济谈两件事,一个说我们现在企业负债率太高,整个杠杆率太高,中国的企业杠杆率是美国的四倍,那我们的钱已经投进去太多太多,为什么你还说没有钱呢?所以我觉得这两个问题是有矛盾的。

  胡一虎:来,稍等,稍等一下,稍等一下,我先听一下经济学人的思涛你的看法。

  许思涛:“钱荒”只是一个表面现象,中国是资本输出国是吧,我们知道中国老百姓很喜欢储蓄,我们知道我们现在呢,就是我们经常项目的盈余还占了GDP的3%到5%每年,是吧,我们是资本输出大国,但为什么出现这情况呢?是因为我们金融改革长时间就太滞后了,就是只说不做,现在使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了在谈很多的这个顶层设计,但实际上呢我们就在实际上在闭门造车,而我们不愿意让市场去尝试,我希望这件事呢可以有倒逼效应,希望能够在金融改革中,我们真能迈出(一步)。

  杨文初:大家只看这个“钱荒”不“钱荒”这可能还是表象,有一点是肯定的,咱们国内制造业的一个长期的投入,是肯定不够的,那大家想为什么企业家不想在制造业上长期投入,有一个嘉宾谈到了说信心问题。普遍来讲,信心危机,信任缺失,如果不解决信心问题,不解决缺失问题,钱不是从这儿窜到这,从那窜到这。

  管清友:从这次“钱荒”我们就可以看出来,预期心理的恐慌,会直接加剧这种危机,因为现在这种金融行业,无论是债券市场还是银行间市场,这种高频的交易,大规模的交易,一旦预期发生改变,极可能是蔓延到整个金融系统,最后蔓延到这个实体经济。

  周德文:我认为中国经济危机也好,金融危机已经出现明显的征兆。

  胡一虎:哪些征兆,哪些征兆看得出来?

  周德文:银行的“钱荒”,银行的不良贷款率的直线上升,已经给我们金融机构敲响了警钟,我们的股市的崩盘,高利贷的崩盘,地方债务的危机,房地产的泡沫,已经给我们中国式的经济危机埋下了伏笔,这个危机马上就会来临,并不是什么时候会不会爆发的问题,我是这么认为的。

  胡一虎:为什么你有急迫感,为什么马上就会来临,给我一个理由。

  周德文:第一房地产的泡沫这个大家已经引起了共识,实际上房地产泡沫已经开始破裂,温州的房价已经下滑了50%,那么全国其他地方,已经陆续出现这个现象,我们的股市崩盘,这个我们地方债务现在下半年到明年成了高危期,这个时候大量的地方政府你去问问这些地方(政府),有没有还债的能力,有些利息可能都还不了。

  向松祚:我倒是希望出现一些局部性的金融危机,只有出现一些局部性的金融危机,我甚至希望有一些金融机构包括一些银行它可以破产,我更希望有些国有企业能够破产,因为国有企业很多真是不创造财富,是吧,那么我想把这个问题大家要分开,只有通过一些局部性的金融危机,让一些东西,让一些企业他能够退出去,好的企业才能够长起来。第二个还是回到这个“钱荒”,“钱荒”绝对是中国经济的一个大问题,但是是一个表面现象,什么表面现象?

  “钱荒”所反映的实质就是我们现在实体经济赚不到钱,实体经济赚不到钱,所以银行体系的资金,包括一些企业它们的财务公司也把这个资金拿来做二道贩子转来转去,所以才造成这个流动性,突然一下出现问题,所以最终反映的是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我们企业赚不到钱。我再举一个例子,微软大家都知道,每个人都用苹果公司(的产品),我们中国的这个电子产品,做手机的都不行,但是大家都疯狂地排队买苹果,苹果去年一年赚钱417亿美元,我们中国企业家公司为它生产,连5亿美元都没赚到,这才真正需要反思的地方,这个问题是靠增加信贷,靠宽松货币政策能解决的吗?

  现场观众:我自己是做企业的,所以从微观的角度来讲,确实我晚上睡不着觉,因为很满,包括我周边的很多朋友,包括我的姐姐她们都做企业,但是我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我又能够睡着觉,为什么呢?因为我死不了,对吧,这个货币供应量很大,不缺钱,但是为什么企业没钱,银行没钱,钱去哪里了。

  现场观众:刚才我确实听到大家唇枪舌战,我更心慌了,作为一个普通消费者,那么为什么会这样想呢,就是因为我们从我们的角度来说,那么我们看到的只是表象,我们只是看到表象,我们不研究这些数据,那么我想问的是,就是最近的“钱荒”确实导致我手机上经常收到一些房地产公司、投资公司,甚至有这个信贷公司,给我发,给我打的电话,或者是询问业务的这样一个信息,那我就会觉得大家确实心慌了,而且我就更心慌,我想问一下就是显然我看到的是一种蝴蝶效应,那么这种蝴蝶效应最终引导到哪儿我们不知道,作为普通老百姓我们觉得我们应该有知情权,这是其一。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是说,我非常想摆脱我的心慌怎么办?

  现场观众:我最关心的就是房子,但是十年来的调控,房地产的房价大家都能看得到,基本上还是依然猛增不止,然后我就想问一下大家,就是讨论的话题就是说经济危机会不会以中国为第一个爆发点,然后如果一旦爆发的话,会不会从房地产这个行业,作为一个引爆点,谢谢。

  杨少锋:刚好我是从事房地产行业的,这个中国现在房地产这个情况,我跟大家讲两个非常冰火两重天,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因为它还是属于大量的外来人口在涌入,整个购买力非常强劲,所以这些城市没有问题,但是三四线城市它的供应量过剩,它就很有可能因为金融等等这个“钱荒”问题,导致开发商它资金链绷不住,它很有可能房地产会崩盘。

  向松祚:我现在担心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会完蛋,完蛋以后有可能不是局部性的,所以现在就考验我们李总理和我们中央各位领导他们的能力了,因为我们的房地产实际上,我们现在存量已经严重过剩,就是供给已经过剩,只是现在老百姓的预期还在往上走、往上走,等到某一天这个预期突然一下转向以后,现在二三线城市,就刚刚你说的,不仅温州,我到其他地方也去过二三线城市,现在二三线城市的房子已经卖不动,是因为房子现在不是因为大家不买了,而实在是太多,过去建了太多,所以这三个层面都有可能出现危机。

  管清友:房地产一定要结构看它。

  杨文初:我打断您一下。

  胡一虎:来,文初。

  杨文初:您今天讲的一个观点,始终都是去阵痛疗法或者休克疗法。

  管清友:不是休克疗法。

  杨文初:让我想起多少年俄罗斯这种做法。

  管清友:不是、不是、不是。

  杨文初:我觉得制造业不爱听,为什么呢?我们知道一句话长痛不如短痛。

  管清友:文初,这不是不爱听的问题。

  杨文初:短痛有时候怕痛死。

  管清友:我讲的不是主观愿望,我讲的是经济在调整过程中。

  杨文初:你讲的是一个客观需要。

  管清友:一个必然趋势。

  杨文初:趋势,但是淘汰掉的是不是真该淘汰掉,是不是留下的是不该留下的,淘汰的不该淘汰的,这个制度怎么解决。

  管清友:那是政策选择的问题。

  杨文初:如果这样一刀切。

  胡一虎:有没有一个公平的机制。

  杨文初:这个观点是对的,但是很多这种观点,我们党的很多政策是好的,歪嘴的和尚是念歪了,最后淘汰掉的是不该淘汰的,保留下不该保留的,风险非常大,最后淘汰的还是中小企业。

  胡一虎:对,稍等一下,稍等一下,所有人我都得淘汰你说话的权利。来,现在是思涛,掌声欢迎思涛,思涛现在轮到你。

  杨文初:它会影响社会稳定,极其危险的。

  许思涛:淘汰的话,确实不能由政府说了算,因为政府说了算往往是让大的淘汰小,而不是做的好的淘汰做的坏的,那谁来定这标准,我觉得还是要回到这个金融改革。

(凤凰卫视)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